扫码手机轻阅读

陆高峰:媒体衰落的真正原因是忘了初心

  • 对于一个靠提供信息服务安身立命的媒体来说,如果忘记了自己作为媒体的初心,焉有不被社会和受众抛弃之理。
  •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7月底发布的《2017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纸媒中除了图书的印数、印张和销售额保持良好的,报纸、期刊的印数、印张和销售额均比上一年度明显下降。不光是纸媒衰落,一些网络与新媒体同样面临困局。根据搜狐公司近日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同期净亏损为8900万美元,2018年上一季度净亏损为9300万美元,第二季度净亏损为4800万美元。还有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虽然盈利,但是利润更多来自于游戏、电子商务,而不是来自于信息服务。

    纸媒的衰落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现在一些网络与新媒体也开始步入纸媒的后尘。事实上我们习惯于关注哪些纸媒停刊了,而忽视了网络与新媒体的消失。如果从数量上看,那些已经消失或者沦为“僵尸”将要消失的网络与新媒体数量绝对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当传统媒体衰落与消失的时候,我们归因于是网络与新媒体竞争的结果,而当一些网络与新媒体也开始出现衰落和消失的时候,其中的原因为何,却值得深究。和纸媒衰落与消失一样,导致网络与新媒体消失与衰落的原因,除了更新的新媒体竞争以外,还有自身不可推卸的因素。其中,最根本的就是忘记了媒体生存与发展的“初心”,忘记了媒体是因为何种原因而生,因何种原因被社会所接纳而发展到今天。

    首先,忘记了受众与社会最基本的需求。媒体之所以能够出现并且不断向前发展,其根本原因在于媒体在社会发展中承担了其不可缺少的社会功能。按照拉斯维尔的说法,媒体在参与社会信息收集与传递的过程中,承担着守望环境、协调社会和传承社会遗产三种最基本的社会职能。这些最基本的职能不光人类社会需要,单个的有机体和动物社群同样也离不开这些最基本的需求。但是,现在很多媒体,不管是传统媒体、互联网,还是新媒体,一味忙着去追赶潮流、炒作概念、抢占“风口”。

    当互联网出现的时候,一味忙着上网。当3D出现的时候,又抓紧抢印3D报纸、期刊。当微博、微信、客户端、自媒体出现的时候,又一味忙着开发各种社交和移动应用。当虚拟现实、大数据、云媒体、人工智能、无人机出现的时候,又忙着去追赶跟风。现在区块链热火的时候,一些媒体连区块链究竟适不适合媒体行业和新闻宣传体制的国情都没搞通,又开始忙着“创新驱动”,蠢蠢欲动。

    还有一些媒体单位,缺少认真做好媒体的定力和能力,看到人家开发游戏赚钱,就忙着去发展游戏产业,看到人家开发房地产致富,也忙着去拿地盖楼,看着人家发展金融产业,也忙着入股控股,看着人家挂牌上市,也按捺不住要资本运营。不管怎样追风赶潮是多么努力,却始终没有尽到自己作为媒体的信息传播的职责和本分。

    其次,忽视了传播最基本的技能。拉斯维尔在《社会传播的结构与功能》一文中就曾尖锐指出:“若要解释传播的效率低下,我们就不能忽略技能在有效传播里的价值。文不对题甚至完全扭曲的表现反而享有声望,这种情况实在是司空见惯。”这篇发表于1948年的传播学经典文献虽然批评的是当时以报纸和广播电视为主导的媒体环境,但是,如今新媒体环境下,这种忽略传播技能、文不对题、随意扭曲、哗众取宠的劣习丝毫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愈演愈烈。

    打开各种新媒体应用,我们早已经无语于被那些铺天盖地毫无文采、章法和写作底线的垃圾信息所包围,我们在心理上基本已经认同了这些新媒体、自媒体、智能推送平台本来就是生产垃圾信息,就是来污染用户,消解用户时间和生命的。虽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写作严谨,又富有真知灼见的内容,但是这些有价值的信息不是被浩如烟海的垃圾信息淹没了,就是逃不过劣币驱逐良币的宿命,而无法到达受众。如果我们有什么想不通的,想想这是新媒体就能想通了,也就罢了。事实却并非如此。

    一度对写作、编辑具有严格规范,可以作为其他媒体典范的纸媒的编写水准同让让人失望。除了那些国家和省市级的重要报纸,很多还能维持出版的都市报,包括一些党报,上面的文章写作、编排技能同样让人无法忍受。我常常为之感到诧异,这样文笔低劣,毫无写作章法和技巧的文章是怎么通过报社那些一度训练有素、眼光狠毒、把关严谨的编辑、主任和值班总编们的法眼,突破一级级审核关隘而到达印刷流水线的。

    如果细究纸媒传播技能缺失的原因,一方面是纸媒受到新媒体冲击后,一部分高素质的纸媒人或者升迁或者转型而流失了,另一方面是新入行的年青一代从在学校里就没有受过严谨的传播技能训练,也不愿吃苦接受“枯燥”的基本技能训练。一些学校的传媒专业为了投学生所好,不是削减了那些采写编评基本技能课,就是降低要求改成选修课,甚至直接将一些传统的报考率低的编辑出版等传媒专业改成学生和家长心中“热门”,学起来似乎也相对轻松的新媒体、影视编导、播音主持或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之类专业。这些只会一些美图、网编和视频拍摄剪辑皮毛,却没有最基本采写编评基本功的“传媒人才”,无论是到了纸媒还是新媒体,基本就是无照驾驶状态。如果再遇上眼高手低,自命不凡的毛病,基本上就进入酒后无照驾驶状态了。

    再次,丢掉了最基本的职业信仰。新闻传播的职业伦理有很多基本准则,像客观公正、真实准确、人道主义、生命至上,甚至还有人总结出黄金法则、中庸之道、无知之幕、最小伤害等,都是传媒业的基本职业伦理,但是其中最重要、最根本的还是一个“诚”字一个“实”字,真诚为用户服务,真实提供信息。但是,这些最基本的职业要求,很多媒体都已经丢弃了,成了没有灵魂,千方百计通过“标题党”、耸人听闻、胡编乱造,甚至色情淫秽等手段来欺骗毒害读者,只知道“圈粉”,只盼着拿读者“套现”的工具。

    媒体的衰落,不是受众和社会先抛弃了媒体,而是媒体首先抛弃了受众和社会。对于一个靠提供信息服务安身立命的媒体来说,如果忘记了自己作为媒体的初心,不能真心、真诚地为用户提供真实、有用的信息服务,而是靠各种无底线的手段去忽悠受众,用各种劣质的内容去欺骗受众,甚至麻醉受众,毒害社会,焉有不被社会和受众抛弃之理。

    原标题:媒体衰落的真正原因是忘了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