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轻阅读

替百度一辩

  • 百度依然承担远超一家商业公司的“原罪”
  • 田宇/ 传媒大观察原创

    1月22日,《搜索引擎百度已死》这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了,内容上,直指百度搜索的结果一半以上指向的都是百度系的产品,特别是百家号,所占比例极高。

    不仅如此,这篇文章还在全网分发,彻底引爆了舆论场,收割了巨大的流量。这容易让人想起去年那篇全网推送的《百度没有文化》所激起的巨大涟漪。

    这个时间点,抓的非常好。因为,1月23日,正是百度百家号召开2019年内容创作者盛典的日子。这篇文章,就像是为这个“盛典”进行的预热。虽然,百度本身并不期望这样的“预热”。

    文章刷屏后的第二天,百度的股价应声下跌,但是,一个自媒体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对此,爆文的原作者也是心知肚明。 

    1月23日,百度回应,百度百家号在搜索结果中,全站占比少于10%。

    这个事情,百度不能不回应。可是,百度没有说到点子上。原先,人们是指责百度将搜索结果过多地引向了自家的产品,可是,这篇回应,只是单纯地为百家号“洗地”,并没有提及大家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

    但是,近些年,各种情况都发生变化。在PC时代的搜索引擎市场上,原本的主要竞争对手谷歌退出。可是,很快就来到了移动互联时代,头条系为代表的“搜索+信息流”模式横空出世。PC时代,百度利用垄断之机,轻松赚了很多钱,SEO搜索引擎优化,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中,基本上就是指对百度的优化。过度商业化的结果,已经引发了众怒,直到魏则西事件,公众积累多年的愤怒,喷涌而出。随后,只要有百度的消息,即使是正面的,也会逐渐在舆论场中被解读为负面的。正所谓:黑也是黑,白也是黑。

    究其原因,无非是由于以下几点:

    第一,显微镜效应

    回溯魏则西事件,百度确实很难摆脱“帮凶”的身份,但是,真正作恶的元凶却几乎隐身于舆论场中。之后,百度的口碑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事情相去不远,当年巨大的舆论当量,震的百度至今仍然无法缓过来。导致的结果就是,百度处在舆论的显微镜之下,被反复打量。稍有风吹草动,自然就唤起了原来的记忆。

    第二,模式虽变,价值观未变

    打开百度,现在的搜索结果里,也能看到,排名前列的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靠付费来争取了,而且,还会对付费搜索结果打上“广告”的标记。搜索的模式已经有了彻底的转变,现在变成了自家内容产品排名在前,特别是百家号作为百度系内容产品的代表,更是如此。借垄断之力,将自身利益置于公共利益之前,这个价值观还是没有彻底的转变。

    第三,商业企业无法背负准公共服务职能

    百度提供的搜索引擎业务,是一种准公共服务产品,但是,百度却一直是用商业盈利模式来进行运作。与之类似的,就是“共享经济”。可是,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终归是退出了大陆市场,其他国内搜索引擎一时又无法挑战百度的地位。垄断之利,百度真的抓到了手里,钱,真的是落到了自己的手里。自然,垄断所引起的骂名,百度也要担在身上。

    尽管如此,百度依然承担远超一家商业公司的“原罪”,有必要彻底厘清其中的责任:

    首先,百度改变原来付费呈现的模式,自然需要新的方式来呈现内容,将百家号至于搜索结果前列,本质上并不违反相关的管理法规。只是,这属于滥用了在搜索市场中的垄断地位,目前的法律,也没有太多解决的办法。除非引入强力的竞争对手,来破除垄断。不过,垄断之恶,又是哪方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呢?“帮凶”罪责难逃,可是,“主犯”逃之夭夭?

    第二,百度公司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之前,百度曾经公开表明态度,已经转型成为人工智能公司,而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了。从百度的产品来看,百度早就已经不只是搜索引擎了,这一点,只要是在百度的主页面,点开更多,就能看到百度推出的各种产品。

    百度,本来就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先机,处处受制于人。这些年,一直处在拼命追赶的过程中。眼见头条系为代表的内容分发日益火爆,百度也按捺不住。本来,百家号的前身百度百家是对标腾讯大家,意图找头部作者入驻,带动流量,可是,头条系及类似产品的压力让百度头疼不已,没办法,干脆自己放平了百家号的门槛,让所有内容创作者都可以申请,由一个准PGC产品转化为UGC产品,变成了对标头条号、企鹅号的产品。

    百度的内容生态,现在是把宝押到了百家号上面,也视其为发展信息流广告的重要依托。这些,还真的都是以头条系为师。可是,头条系没有引发任何垄断之声,百度却招来了各种骂名。

    说是为百度一辩,没有为百度开脱的意图。百度自然要承担其责任,但是,也不必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百度。移动互联的大蛋糕还没有完全切割完成,需要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更需要明确市场中各个主体的基本责权利,这才有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

    原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