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轻阅读

中国媒体在槟榔协会面前是弱势的?

  • 未来,很可能继续出现类似的事情,由行业协会越俎代庖,代替行政部门下达禁令,不论是广告,还是其他媒体内容,只要是行业协会认为出现问题,就对媒体下达刊播禁令。
  • 2019年3月7日,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下发了一个通知《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这次通知要求所有湖南槟榔生产企业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并且,必须在3月15日之前完成。

    关于槟榔是否致癌的问题,其实网上早有争论,早在2013年,央视某节目就做过类似的报道,随后,央视的另一节目却说,槟榔是否致癌尚未有定论。而近日,槟榔已经被列为一级致癌物。

    3月15日,对国内的传媒圈来说,又是一个很特别的“节点”,在这个节点之前,停止广告宣传,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如果国内工商管理部门或是地方政府对槟榔产业下达了明确的产品禁令,然后,再出广告禁令,似乎更为合规。因为,根据中国的《广告法》,“县级以上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相关工作。”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行业协会并不具备法律上的权限,要求停止广告宣传,这个《通知》只能说是“内部行规”,没有法律强制力。真正能够执行到什么程度,取得什么效果,还需要看后续发展。毕竟,在我国的海南、湖南等地,槟榔产业产值巨大,甚至成为某些地区的经济支柱,一旦动摇,会引发后续不良反应。

    对于媒体来说,媒体接到的广告业务,一般都是提前一段时间早已确定的,广告档期已经明确留给某些广告主,双方合同也是早就签好的。对于槟榔产业的广告主来说,广告作品早已制作完成,先期投入已经付出了不少。现在要求几天之内停止广告宣传,势必会对这些合同形成一定的冲击。所引发的违约责任,不知道应该由谁来承担。估计一个行业协会是不会承担这么巨大的经济损失的,槟榔生产企业经过这个事件之后,生存、发展都会成为难题,更无力承担相应损失。那么,这个损失很可能会由媒体方来承担。只能是寄希望于槟榔企业早早听到了相关消息,已经未雨绸缪,做好了应对危机的准备,几方合作,将损失降到最低。

    长期来看,这个禁令也会影响到媒体的营收,我们现在在很多媒体上都能够看到槟榔的广告,比如,某热门卫视上的冠名广告,某热播网剧中的情境广告。如此巨大的广告费用投入,会在一定程度上支撑起一些媒体的营收。如果槟榔这个产业不再允许进行广告宣传,很多媒体的收入将进一步下滑。这对本已日薄西山的传统媒体来说,是雪上加霜啊。

    影响更为深远的是,广告的管辖权本来是在工商行政和有关政府部门手中,如果下达广告禁令,也应该由这些部门来完成这一工作。现在,这一职能似乎由政府转移到了一个行业协会,这个协会无法进行刚性约束,所发出的《通知》恐怕也不具有法律效力,更不会具有强制力。

    只看这一孤立的事件,根据《通知》中的表述,是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下达了指示,提出了广告禁令的要求,因此,当地槟榔食品协会才下达了这一《通知》。虽然现在的行业协会已经与主管部门脱钩,正在向民间组织转变,但是,依然还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地政府直接下达禁令,可能会令整个产业遭遇巨大的打击,而由行业协会来下达禁令,并且,只是禁了槟榔广告,也是提供了一个缓冲地带。

    传媒行业都知道一句话“广告是经济的晴雨表”,现在,既然停了广告,后续,槟榔这个产业也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关于槟榔产业的巨大调整,甚至是变相的产业禁令也有可能出现。

    但是,从这个事件中能够看到,中国传媒行业、包括广告行业,在整个产业链中的弱势地位。如果此例一开,未来,很可能继续出现类似的事情,由行业协会越俎代庖,代替行政部门下达禁令,不论是广告,还是其他媒体内容,只要是行业协会认为出现问题,就对媒体下达刊播禁令。这对整个传媒产业的环境也会形成巨大的影响。©

    原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