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轻阅读

ZAKER融资引入特殊管理股,专家称将带来示范效应

  • 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表示,特殊管理股制度是国家强化对具有新闻属性的互联网媒体管理而设计的规定,也就是国有传媒单位入股互联网媒体。
  • 广东互联网企业特殊管理股制度试点已拉开序幕。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 提出推进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允许将部分国有资本转化为优先股,在少数特定领域探索建立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1月5日,移动资讯平台ZAKER公开宣布,2016年已获得C轮数亿元融资。ZAKER创始人兼CEO李森和当日透露,该轮融资的领投方是广东南方媒体融合发展投资基金,深圳报业集团、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等多家国资跟投。同时,引入深圳报业集团作为特殊管理股试点。


    对于ZAKER开展特殊管理股试点,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表示,特殊管理股制度是国家强化对具有新闻属性的互联网媒体管理而设计的规定,也就是国有传媒单位入股互联网媒体。


    复旦大学上海新媒体实验中心特聘研究员蔡伟认为,按照现有设计,设立特殊管理股制度,是要解决现行基于公司法的通行公司治理结构与党媒要求之间的关系,但这样做需要对公司法和系列法规进行修改,所以实际上实施起来成本还是挺大的。


    去年以来,国资青睐具有互联网属性的新媒体公司已成为一种现象。拿界面和澎湃举例,由于其本身就是国资主导设立和控制的,引进非宣传领域的国有资本不奇怪,但ZAKER的此轮融资却值得关注。


    蔡伟认为,在可测量的空间内,从资本和体制层面做供给侧设计,传媒业还有优化的空间,但这种优化不能在原有母体上改制,必须走出大院,这也是股权多元化的核心原因。郭全中也表示,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将带来示范效应。


    对于获得新一轮融资,李森和表示,ZAKER将成为国内首家纯内资结构的移动资讯平台,这为ZAKER进一步开放股权,实现从业务融合向资本融合的提升扫清了障碍,也为重要国有传媒企业探索实行特殊管理股提供了试点。


    蔡伟认为,ZAKER改为纯内资的资本结构,主要是涉及现行政策对传媒业的管理。早期的VIE(可变利益实体)主要是为了海外融资,现在监管政策和趋势不明朗的情况下,美元基金对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兴趣已经大为减弱。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企业与其固守,还不如拆掉回国内,享受体制红利。

     

    《深圳晚报》是首个与ZAKER达成战略合作的落地纸媒,该报总编辑丁时照对传媒大观察表示,此次与ZAKER合作,就是《深圳晚报》在寻找第三条路上一次有益、有力、充满希望的尝试。深晚将加强新技术应用,全面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融合发展步伐。

     

    在丁时照看来,全国传统纸媒在融合发展方面存在两种模式。

     

    第一种是“澎湃模式”,自己花大钱,自己投入巨资来建设,之后以自采新闻为主。这种模式很好,但依靠这种模式在互联网攻城略地的机会已经没有了,位置已经占满,时间窗口也已经关闭。

     

    第二种模式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所有传统媒体都在搞的“两微一端”。但在纸媒洪水滔天的环境下,这种模式已经没有力量。所以,我们要寻找第三条路,借用既有的平台,借用别人的技术优势,用我们的内容合作开发。

      

    2016年12月22日,“ZAKER厦门”宣布正式上线,落地由厦门《海西晨报》具体操办。该报社长、总编辑黄毓斌对传媒大观察表示,这是媒体融合发展的必然。媒体经历形态的融合、流程的融合、机制的融合,必然走向资本的融合。报业集团拥有足够的现金流,可以投向房地产、游戏,为什么不能投向互联网领先的公司呢?

     

    黄毓斌相信海西晨报未来有机会与ZAKER展开更多的合作。厦门市也组建了文化创投方面的基金,厦门在互联网创业方面特别是内容生产有独特优势,《海西晨报》所在的厦门日报社旗下有厦门华亿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登陆新三板,成为福建首家在新三板上市的国有文化企业。媒体转型发展的成功,下一步必然需要在资本运作上有所作为。

     

    报业转型的一部分难点和痛点在于技术,不推动技术进步,就无法带来观念、业态、人才结构的变化。


    “与ZAKER的合作,确实给《海西晨报》带来深刻变化,上线15天,就创下单条新闻直播近40万人次观看的佳绩。媒体的变革,同样不能偏废传统报业,《海西晨报》在2016年继续实现平稳发展,收入水平和盈利能力持续提高。一个切身体会是,能不能生存下去,生存得好不好,关键在媒体自己的努力”,黄毓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