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轻阅读

县电视台主播在演播室撒狗粮 竟玩出了“自带流量”

  • 有网友留言说,因为追看她们拍的短视频,他们拿起了好久不拿的遥控器。
  • 男主播:想什么时候结婚啊? 

    女主播:不知道啊,没想过。 

    男主播:那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我娶你

    陈浩洲 / 传媒大观察原创 

    十月中旬,一条男主播向女主播求婚的短视频在网上走红,男主播在“直播”中询问身旁的女主播什么时候结婚,并说“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我娶你”。

    观媒君在抖音App看到这条短视频的时候,网友点赞已经达到45.9万个,留言也超过1.1万条,真是一条爆款的短视频。

    其实,视频的上传者“Miss兔”正是视频中的女主播。观媒君了解到,女主播名叫裴树清,2009年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系,现为浙江省长兴县广播电视台首席主播,男主播名叫张昊征,两人是同事关系。

    这则直播“花絮视频”在社交平台上火大了!

    观媒君今天联系到浙江长兴传媒集团总编辑王晓伟,还没介绍完联络意图,王晓伟就开心的表示知道裴树清,“他们在网上很火”。王晓伟告诉观媒君,裴树清是台里的著名主持人,她也曾获得“全国市县电视台十佳主持人”荣誉称号。

    观媒君注意到,裴树清的抖音账号绑定了微博,不少网友在抖音上看到她上传的作品后,转而也成为了她的微博粉丝。

    到目前为止,裴树清在抖音发布了20条作品,粉丝超过74万,收获了近200万个点赞,是名副其实的抖音“大V”。20条作品中,有两条成为了爆款,一条是前文提到的表白视频,另一条是八名主播的拍手舞,收获了约63万个点赞。半个月后,前文提到的表白视频已收获了约105万个点赞,留言超过2.5万条。

    裴树清对观媒君说,视频走红后,很多网友开始关注到裴树清,她陆续收到了天南海北的朋友们发来的祝贺。也有很多网友因为这些短视频认识了浙江长兴县,还有很多长兴本地市民在抖音上看到视频,点赞说大长兴威武,很正能量。

    有网友留言说,因为追看她们拍的短视频,他们拿起了好久不拿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裴树清认为,传统媒体受到新媒体冲击,不少媒体人希望通过微信公号来锁住受众群,但有时候往往做的很辛苦却没有很多的粉丝。但这些短短十几秒的视频就可以吸引这么多的粉丝,有这么多的浏览量和点赞量,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创新方式。

    观媒君了解到,目前浙江长兴电视台正在举办创新大赛,挖掘一个个全新的自带流量团队。当地的政府职能部门拍宣传片时,很多时候也指明要“那个被求婚的女主播”出场。

    几条走红的短视频,改变了一家县级电视台。

    对话——主播怎么就成了网红

    观媒:当时是怎么拍摄到表白视频的?这个是无意中被拍到,还是真的表白呢?

    裴树清:这个表白视频并不是我们原创的,抖音上面已经有人发出来了,我们看着挺好玩儿的,然后就模仿拍了一下,并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观媒:在这条之前,还有一条点赞超过60万的短视频,这个能介绍一下吗?

    裴树清:8月28日我们新闻频道改版,那天我们正在拍新闻频道主持人的宣传片,我们都一字排开等好了,但是摄像、灯光还没有完全到位,大家就想着趁这个空隙拍短视频,我们就找了一个最简单的拍手舞,没想到就这样火了。

    观媒: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玩抖音的?

    裴树清:今年七月初我上传了第一条短视频,第二条是用我同事的手机拍的,然后我们三个分别把视频复制过来,在各自的账号上发了一下。我们当时一共拍了三条,一个是拍手的,一个是谁让你长得不好看,还有一个就是容嬷嬷的视频,我们把所有的视频复制了一下,上传到自己的账号上。当时抖音的小编把我们三个视频都做了推广,我这个拍手的是最火的,当时还想着以后再拍视频应该超越不了这个了,后来没想到那个表白的视频又火了。

    观媒:玩抖音的感觉怎么样?你的粉丝已经接近75万,有没有觉得自己成为网红了呢?

    裴树清:其实个人感觉还好,刚开始的时候,看着粉丝一直在跳跳跳跳跳,到500之后就想把它点掉,然后再看着它从0跳到500,这种感觉还是蛮兴奋的。至于成为网红我倒没觉得,因为平时还是做着自己的工作播着新闻,不太会受到这方面的影响。但是抖音账号跟微博是绑定的,微博粉丝也在增加,有时候会多一些粉丝的互动,看到别人对你的认可还是很开心的。

    观媒:刚才说到的是对个人的改变,你所在的电视台是县级电视台,观众可能并不是很多,视频在网上走红后,台里有什么反应吗?

    裴树清:虽说我们电视台是县级媒体,但是我们在县级媒体里一直是走在前列的,而且长兴电视台的收视率在当地也是非常高的,特别是长兴新闻交通热线,在遇到一些重大突发事件的时候,我们的收视率会突破5或者6。

    因为这个视频,很多网友就特别厉害,动用一切力量搜到我叫什么名字以及我的情况,包括我所在的电视台,也有很多网友因为这个抖音视频,本来不认识长兴的认识了长兴,还有很多长兴本地市民在抖音上看到我们,给我们点赞说大长兴威武,很正能量。

    不少留言的网友给出的评价也是正面的,也有人说我们遇到了好的领导,才会让我们有这样发挥的空间。

    观媒:在普通人印象里,主持人都是正襟危坐地播报新闻,你觉得拍摄了这些活泼的视频后,对自己的工作特别是主持风格,有没有带来一些改变?

    裴树清:这种视频放在前几年,大家有可能很难接受,会觉得主持人这样会不会有损形象。但现在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社会,主持人首先是一个正常的人,大家更认可主持人应该有多方面的表现,而不是只会正襟危坐的播新闻,我们也有活泼的一面,很多网友给我的留言就是这样很好这样很活泼,我突然爱上看新闻了,还有人说,因为看了我们的抖音短视频,他拿起了好久不拿的遥控器。

    当然这个短视频只是我们在工作之余的一种放松,以及我们在尝试新的传播方式的一种体现,我们正常工作的时候正常播新闻正常主持活动的时候,还是会投入到自己本职工作当中应该所属的那个角色中去,并不会因为视频走红后在播时政新闻的时候不严肃,或者是说在主持一些重大活动的时候不严肃,我们会把本职工作和私底下的放松娱乐区分开来。

    观媒:在平时的工作中,手机能不能带进演播室?

    裴树清:正常情况下,我们在直播过程中手机是不允许带进去的。那天拍抖音短视频是直播结束后,我特意让我们的灯光、后期不要把大屏关掉,我又出了直播间去办公室把手机拿进来。

    观媒:视频走红后,台里领导有什么反应? 

    裴树清:视频走红后,我就陆续收到天南海北的朋友们给我发来的祝贺,甚至还有人把我们的视频外面加了一圈边框,打上了自己店铺的地址,好像是苏宁易购,我们还在开玩笑,我如果告他的话他们会不会赔偿。

    领导也是非常支持的,我们台的领导非常开明,他们觉得我们做这个视频特别是看到的网友的回复之后觉得很正能量,这也是对长兴的宣传推介。现在很多电视台包括我们都在做一些新媒体的运营,毕竟传统媒体在走下坡路,我们也希望通过微信公号来锁住我们的受众群,但有时候往往很辛苦做的公号并没有很多的粉丝,而短短十五秒的视频就可以吸引这么多的粉丝,有这么多的浏览量和点赞量,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创新方式。

    当然领导也跟我们明确说了,拍短视频可以,但是内容一定要积极健康向上,不能走低俗的路线。

    观媒:视频走红后,除了你个人的抖音和微博账号人气大增外,台里的节目特别是你的节目,在收视数据方面有没有变化?

    裴树清:收视率方面我还没有去研究,但是我们台会承接很多部委办局的宣传片的拍摄,自从欧阳夏丹《数说命运共同体》的模式出来后,我们台也开始用这种模式做宣传片,很多宣传片都是主持人在充当一条主线。短视频走红后,很多的部委办局指明说要我去给他们拍宣传片,说只要那个被求婚的女主播。

    观媒:视频走红后,有没有台里带来新的变化?

    裴树清:我们台现在在搞创新大赛,集团员工在干好本职工作之余,用自己的特长发展一些产业。目前创业大赛已经进入到复试,短视频火了之后,给了我的直管领导一个灵感,就是做“谁是传播王”这个主题,我们准备让主持人和记者自带流量,打造一个全新的自带流量的团队。

    团队成员在采访过程当中,把自己遇到的好玩的事情拍下来,发到我们的工作室,利用工作室的后期制作、剪辑的资源,把作品重新包装,再发到比如说抖音这样的平台上面去。我们会评选出月冠军、季度冠军、年度冠军等。制作出来的短视频会带上集团的标记,把它们重新整合发到短视频平台上,让每位集团员工自带流量,借助第三方平台来吸引更多的粉丝,提升集团的影响力,希望我们这个工作室能够做好。©

    原标题:一群县电视台主播在演播室撒狗粮,竟玩出了“自带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