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轻阅读

视觉中国柴继军:内容视觉化、社交化是当下新趋势

  • 人吸收信息的能力正在退化,逐渐变成了看和听的过程。
  • 编者按:媒界大咖,山城“论剑”。6月29日,以“新时代,主流再出发”为主题的第四届观媒峰会在重庆拉开帷幕。本届峰会由观媒、观媒研究院主办,华龙网联合主办,重庆大学新闻学院为峰会提供学术指导支持。

    在“特别呈现·媒体的未来”对话会上,一点资讯副总裁、总编辑吴晨光,视觉中国创始人、执行董事柴继军,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舒斌,华龙网集团副总裁、执行总编辑周秋含做了现场分享。以下是柴继军的演讲全文:

    谢谢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我演讲的题目叫“视不可挡”。其实视觉中国已经有18年的历史了,从2000年一直做到现在,我把整个产业梳理了一下。大家很奇怪,一个小小的图片到底有多大的价值。人类整个信息传播的媒介就是图片、文字、音频和视频,图片是最独特的,你们在消费内容的时候,都是需要花不少时间的,只有照片是在零点几秒的时间里就把信息传递完了。很多人问我视频那么厉害,图片会不会就没了?其实是很难的。大家想一想,音乐、视频、文字你在消费它的时候,其实最奢侈的就是时间。图片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流量之王,可以短时间获得用户的注意力。

    整个产业的发展,其实是摄影的发展,我理解就是高科技的发展。我们最早是胶片时代,图片市场在1920年就开始有了全世界第一家图片公司,他们把照片收集起来,然后印刷成一个图册分发给大家,你用完以后再去买,可想而知,这种模式是非常低效的。1975年柯达开发出了第一部数码相机,我们进入了数字时代,随后产业资本开始进入其中。

    1989年,比尔·盖茨个人出钱创办了Corbis ,他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windows操作系统已经占领了所有电脑,屏幕上所有的影像他希望由这家公司来提供,所以这是他个人创立的一家公司。1993年,另外一个产业资本也进入了,那就是盖帝公司,大家去过洛杉矶的话就知道有一个博物馆叫盖帝博物馆,这是美国最大的石油家族,最近有一部电影也是讲盖帝家族历史的,盖帝家族中的马克·盖蒂成立了Getty Images公司,1993年进入这个行业,特点是把图片放进光盘然后销售光盘。这时,数字时代真正的产业资本才进入了这个行业。

    比尔·盖茨从1989年建立Corbis以后,他就不断地去购买,大量地将图像数字化,变成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比尔盖茨收购的第一家公司是Betinmann,这家公司是由犹太人在1935年成立的,所以犹太人在这个领域里是非常强悍的,Getty Images除了马克·盖蒂以外,另外一位创始人也是犹太人。比尔·盖茨收购完Betinmann后,就把1400万张图片资料底片出版物迁移至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Iron Mountain中,他们管理着美国政府机构以及索尼、CDS、电影电视的大的资料档案,当时比尔·盖茨就在山洞里租了三千平米来管理这些照片。我们前年去过这个山洞,开着汽车去的,山洞外面是一个档案室,里面恒温恒湿,保证底片在一百年以上不会褪色。

    数码时代出现了两家公司,2000年是个重要的节点,日本推出了第一部可拍照手机,这一年视觉中国也成立了,我们发现互联网出来以后,对内容的消费跟传统媒体的消费完全不一样。改革开放以后正是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期,2014年我们借壳在深圳主板上市,2018年我们收购了全球互联网社区500PX。原来的内容都是由职业人在生产,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一样,以前也都是职业摄影师,但现在都是摄影爱好者,这个爱好者的数量非常大。

    500PX是2009年在加拿大成立的,现在已经有1300万的注册摄影师,月活已经到了100万。视觉中国是一个海量的内容生产平台,这就是我们说的人人都是摄影师,大家不仅用摄像机拍摄,也开始用手机拍摄,大量的优质内容,原来都是媒体的专业人员在生产,而现在都是一些脑子可能很聪明,想法很多的人来生产。

    互联网时代又到了一个节点,下一个时代又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其实听了各位总编、老总演讲后,我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内容视觉化。所有的内容由读文字变成了看或者听,就是人吸收信息的能力在退化,逐渐变成了看和听的过程,不愿意做深度阅读。

    第二是社交化,原来的信息发布,都是被传统媒体控制着,而现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传播信息。说一个笑话,原来我当图片编辑的时候,人家来发稿,还得把关系搞好,现在就不需要了。

    最后一点就是品牌的媒体化,大量的企业里面已经有内容生产部,高校的新闻系和中文系学生毕业后很大的方向,其实是企业,而不是媒体。原来在2000年创业的时候,应用场景只有报纸杂志,现在的应用场景太多了,几乎没有不需要图像的了,包括大家常用的微信一打开,有一张地球的照片,这张照片就是微信授权的,我认为是影响力最大的一张照片。

    还有由于互联网+的出现,原来企业的传播方式是单向的。现在我自己也变成一个媒体,大家可以看到所有企业都有微信、微博、网站和App,这都是他们的标配,他变成每天都需要的一个内容生产者,而不是像以前是一个被动的,需要找公关公司或找媒体来帮助传播。视觉中国已经聚集了海量的内容,我们希望通过平台,通过原来的全球内容供应商的联系,把优质内容都聚合到我们这里来,给我们的用户提供高效率的服务。

    整个行业里面,最重要的驱动是技术,所以视觉中国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在技术上的投入是非常大的。我们感知到,技术对视觉中国的效能包括产能的影响很大,原来是不到一万的客户,现在可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客户,我不可能按照原来的交付方式,必须要大大提高效率。形成闭环首先要有大量内容,我们通过网站,通过API,通过云数据平台,为客户提供数据,这种图片大量产生的数据和标签,再返回到我的技术平台,给技术进行赋能,提升我们的算法能力,让整个交互变得更加聪明。

    我们开发了数字版权的追踪系统,包括智能标签和鹰眼技术,一篇文章出来以后,能不能智能配图,而不用用户自己去找。照片太容易被转载了,我们怎么找到它?我们通过监控图像比对,包括跟版权的授权系统的比对,在做证据的保全,从而形成了一个高效率的平台。

    500PX里面的照片以前都是职业摄影师提供的,他们都知道怎么打标签,用户找到照片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文字搜索,现在我们图片网站上可以以图搜图,拿一张图片进去,马上给你相似图。对现在的摄影师来,说最难的就是打标签,我们通过技术开发,做成了完整的打标签的技术系统,只需上传照片,这个系统会自动打出关键词。现在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人工打印,普通的摄影爱好者,已经越过了职业门槛,也迅速降低了照片的生产成本。我们开通了一个月,就入选了大概6000多张照片,这些摄影师没有任何压力,只需要把照片传上来就行,标签的东西全由机器完成。

    我们正在跟腾讯写作机器人培训,有40%以上的文章他们没有图片,我们可以通过机器快速帮他配上图。找一个好图片来表达我的文章是很难的,这是一个高门槛的职业。我们理解就是把内容通过技术平台,怎么链接到更多的应用场景,这些应用场景有搜索引擎,有广告平台,有自媒体平台,还有创意设计平台,甚至跟智能终端,跟旅游、电商都有关系。

    以前服务几百个客户、几千个客户,现在要服务到几百万的客户。门户网站以前我们只是停留在内容供应商层面,我们把内容提供给你,现在希望服务能力更丰富,把我们的社区交易平台,以及基于云的管理平台,跟我们的主流媒体形成一个赋能,我们做专业的事情,让主流媒体一起来开拓这个事情。在纯版权合作方面,我们已经开始跟一些媒体合作了,媒体本身就是大量产生内容,每天实时录到数据库里为他们产生收益,我们能够帮助他们覆盖非常多的细分市场。

    第二种合作模式就是既有平台,财经网就是这样,他们使用我们的云内容管理平台,他们不需要开发整个关于图片的管理系统,这个图片管理系统包括标签、分类、搜索,这块由我们做,他们既把内容放在云平台上,同时又跟我们有版权合作,做到双向的版权共享。同时他们又是我们的用户,我们的内容也会放在这个平台上,内部管理起来非常方便。

    第三种其实我们也寻求一些战略合作,我们今年跟南方日报成立了合资公司南方视觉,我们是股东,实打实地投资。我们是偏资源型和产品型的公司,不是一个获客能力非常强的公司,所以怎么增强我们的获客能力,我们还是需要媒体这个领域,主流媒体在区域里有非常强的获客能力,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战略性的合作,形成合资公司的模式,一起来把视觉这个垂直领域做透做深。

    很多互联网公司认为我们是一个数据公司,你只是有比较好的内容和数据,他们不把我们看成内容公司,那我们怎么把数据挖掘出来?我们在旅游行业做了很多探索,我也特别期待尤其跟地方性的主流媒体合作。我们是产品方,怎么跟渠道方充分合作起来,我们有一些探索。

    有句话叫文旅不分家,视觉中国上市以后,进入了旅游行业,我们现在是国家旅游局12301智慧旅游公共平台的运营方,数据的商业化运营也是由我们做。我们搭建了一个数据平台,所有的旅游咨询信息、投诉信息全汇总到我们这里来,每个景区的投诉,包括评价都是由这个平台来承接。同时我们还有旅游监管服务平台,目前65万导游当中,有24万导游已经完成了电子导游证的颁发,包括跟团游的电子合同,现在有三个省份已经接入,原来中国跟团游的电子合同数据全部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拥有了这些数据以后,希望跟更多的渠道方和平台方合作。

    无论在旅游还是内容场景里面,我们跟主流媒体合作的场景,由内容供应商可能变成更高层级的战略合作。特别期待视觉中国未来能跟在座各位有更多层面的合作,谢谢大家。

    原标题: